几个人物和镜头—多少透出了我们的内心
分类:娱乐发展

  1. 小六
           自残的时候我确实恶心到了(卤煮之类的玩意儿以后恐怕短时间内还会恶心)。
           一个纯真的青年人为了一个根本不需要证明也没法自证的事情,在众人有计划的安排下,自残直至死亡。
    循循诱导的胡万、一旁叫嚣的武教头、其他预设的围观群众,随着小六的死,背景音噶然停止,众人安然退去,胡万默然的道一句:我知道你只吃了一碗。
           一边是鲜活的生命不复存在,一边是胡万达到目的的得意。

  2. 老汤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该称为老汤还是马邦德,不管是哪个名字,都是他。一个贯穿全戏的配角,一个真正的主角。
           从开始就是一个投机份子,捐官—引导张麻子到了鹅县—搞钱—死在一堆银子里。
           夫人死的时候悲痛欲绝,说出了自己才是县长的真相,拿到了当地两个大户的银子时,夫人的死已经能够足够补偿;最后即便在死去之时,屁股挂在树上,身体也是在银子堆里死去。
           就是这么个人,也还是有那么点追求的,除了钱,还想和张麻子一起把黄四爷办了。不管这其中有多少自发或被动的因素。

  3. 武教头
           黄四爷的狗腿子,小六死亡的怂恿者和间接制造者。也正是这么个人,在冒牌黄四爷被张麻子游街示众的时候呼喊的最热烈;也正是这么个人,在黄四爷倒台后,在碉楼对其进行了刻薄的羞辱。

  4. 张麻子
           没做土匪前是张牧之,做了土匪就是张麻子,因为人们一般的印象中土匪和张牧之这个名字是不搭调的。
           没什么好说的了,剧中的主角,冒牌的县长。最后和一帮兄弟把黄四爷办了的时候,也到了电影的尾声。
           曾一起不计生死并肩战斗的兄弟,或死去,或离开。他们可能有了喜欢的人呆一起,可能想过更轻松的生活。
           也许,在我们每个普通人心中,都有想做一个事情的愿望,而这一切达成的时候,我们最终还是想追寻爱人、家庭、轻松点的,或者称之为生活的东西。而每个人最后做成了一件事情的所谓英雄,也会有面对曲终人散尽的复杂情感。

黄四郎
南国一霸独孤
求败的张狂魅力恶霸——黄四郎,南国鹅城一霸,靠贩卖烟土发家致富,坐拥整片碉楼群落,坑蒙拐骗无恶不作,号令爪牙不可一世,让鹅城百姓敢怒不敢言。纷繁北洋乱世,继承家业的黄四郎靠贩卖烟土飞黄腾达,在战火弥漫的南部中国,黄四郎独霸一方圈地称王,横行十余县市,作威作福。在他的统治下,百姓民不聊生、沿街怨声载道,在他身边围聚的既有胡万、武举人这样助纣为虐的门客,也有胡千、胡百这样为虎作伥走狗,更多的是敢怒不敢言的民众。黄四郎混自天成的霸气,是他横行乡里的凭仗,也埋下了他王朝最终土崩瓦解的祸根。作为权倾一方的地方恶霸,黄四郎有着某种独孤求败的寂寞,对于来者张牧之,他有着棋逢对手的快感,也有着英雄聚首的惺惺相惜。尽管有鱼肉百姓的不赦之罪,但黄四郎是个接受过西方教育的时代超前人士,这从他的穿着用度都可见一斑,他的身上混合了中西合璧、华洋混杂的特点,他榨取百姓的钱财同时蔑视他们的生命,而张牧之的到来则挑动了他骨子里寂寞而好斗的神经。

最后,不管怎么说,这看起来只是一部喜剧,132分钟里乐一乐也就足够。

张牧之
北洋豪侠复杂而立体的多情悍匪,昔日蔡锷军中猛将张牧之,北洋战乱后 落草为寇,成为纵横山野的绿林悍匪。他带着手下一班有勇有谋的弟兄,踏遍南隅江湖劫富济贫未遇敌手,直到在鹅城遭遇黄四郎。土匪横行、军阀割据的北洋乱世,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昔日军中猛将张牧之,身材魁梧作风彪悍,头脑冷静足智多谋,还有一手无人能及的好枪法,在当地军阀麾下深得重用,令各路人马闻风丧胆。群雄纷争后,张牧之起义失败落草为寇,化身悍匪首领纵横山野,带着一班有勇有谋的弟兄,踏遍南隅江湖未遇敌手,因其行动时统一头戴印有麻将图案一到九筒的面具,大家将他们称为“麻匪”,他的名字也以讹传讹被叫成了“张麻子”。对深知黎民百姓水深火热的张牧之而言,惩恶扬善、劫富济贫是他不变的宗旨,而他最气不过的,就是看那些仗着有权有势为非作歹的寡头恶霸恣意嚣 张。只要让他遇上这样的倒霉蛋,轻则瞬间掠走万贯家财断其钱脉,重则手起刀落杀鸡儆猴以示后效,从不心慈手软网开一面。可想而知,当他来到鹅城,见到坐拥整片碉楼群落、欺压民众无恶不作的黄四郎,心头会喷出多么炙热的愤恨怒火,脑袋里会冒出多少棋逢对手的快意恩仇。张牧之既有潇洒干脆凶猛强悍“纯爷们”一样的外在气场,也有细腻真挚“男孩”般的内心世界。他待兄弟们情同手足,甚至面对曾经同一个战壕的战友、之后各自为战的敌人的遗孤“小六子”,也视若己出地疼爱关怀;他视朋友为最大财富,哪怕对方有意无意背叛了自己,只要仍是出生入死的莫逆之交,就能相逢一笑重归于好。

马邦德
通天大骗可怜可恨又可亲可爱的骗子,老汤本是一介书生,军阀割据民不聊 生,他却桃花不断逍遥自在,化身通天大骗,走上了一条闯荡江湖之路。不料在一次上任县长途中,与张牧之狭路相逢,只得假扮师爷共赴鹅城。出身草根、混迹梨园,靠写几个剧本混口饭吃,没有一兵一卒的老汤,在北洋乱世最终一路飞黄腾达到了买官赴任的顶峰。谁曾料想,上任半路被张牧之劫持,在鹅城朝夕变幻的险境中,他面对的既有手握重兵的张牧之,又有权倾一方的黄四郎,何去何从让老汤的每一步选择都危机重重。游走在两派势力中,老汤能够依赖的只有他自己,凭借狐狸一样的敏感和智慧,老汤频频化险为夷,历经人生的大悲大喜,走向戏剧化的高潮。在张牧之和黄四郎的两强角力的过程中, 老汤的选择颇为微妙,势力的天平往往因为他的选择而发生倾斜。风光上任到被劫为奴,老汤和张牧之之间的关系起起伏伏,从不共戴天的生死宿敌,逐渐变成了唇亡齿寒的莫逆之交。两人能化敌为友,既是因为有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敌人,更不如说他们在内心深处是互相了解的知音。比起张牧之除暴安良的正义天性,通天大骗的老汤更有现实精神,他看重的是踏踏实实的财色。但难得可贵的是,这样一个市井心态的人保有某种真挚的东西。除了在两大山头之间的摇摆,老汤在片中的情感也跌宕起伏,他既有和原配夫人的患难真情,也有和京城名妓假戏真做的羁绊,而一妻一妾的情感线之外,色迷心窍的老汤难免还有处处留情的风流。

精彩对白
师爷(原来的马邦德):写首诗写首诗,要有风,
要有肉;要有火锅,要有雾;要有美女儿,要有驴!
六子:没打中?张麻子:让子弹飞一会儿。
张麻子给师爷一分钟时间,让他说出钱在哪儿。师爷吓得直哭。张麻子说:“哭?哭也算时间哦!”
张麻子:死人有时候比活人有用!
张麻子:师爷,当夫妻最要紧的是什么?师爷:恩爱!张麻子:听不见,再说一遍!师爷:恩爱!张麻子:做县长最要紧的是什么?师爷:忍耐!
老二:城里的女人就是白啊!
张麻子:来者不善啊。师爷:你才是来者。
黄四郎:霸气外露!找死!胡千:刚进城就TM开枪,这不是二八开能打发走的。先发制人?黄四郎:不急,跟他耍耍!替身:不急,跟他耍耍!黄四郎:算逑!替身:算逑!……黄四郎:算逑!替身:算逑!黄四郎:算逑!替身:算逑!黄四郎:算逑算逑算逑!替身:算逑算逑算逑!黄四郎(拍拍替身的脸):算逑吧!替身(拍拍黄四郎的脸):算逑吧!胡千:嘶~~ 黄四郎:算逑!替身:算逑!黄四郎:算你妈的逑(黄四郎一脚将替身踢倒)!
张麻子摸着县长夫人的胸说:兄弟我此番只为劫财,不为劫色,同床,但不入身。有枪在此,若兄弟我有冒犯夫人的举动,你随时可以干掉我!
师爷:晚了!前几任县长把鹅城的税都收到90年以后了,也就是TMD西历2010年!
张麻子:我来鹅城只为三件事:公平,公平,还是TMD公平!
武举人:这哪是打我的屁股啊,这明明是打您的脸!
张麻子:听着像穆扎。他们叫穆扎,咱们这里叫莫扎特。儿子:你还能听出是谁吹的?张麻子:得分时候。儿子:什么时候?张麻子:那上面印着他名字的时候。
花姐:不好色的县长不一定是好县长。黄四郎:我就是不好色。花姐:所以您当不了县长。
胡千:连小凤仙是谁都不知道还当妓女?那可是名震京城、誉满全国的妓!
师爷:寡妇不能碰啊!必有大灾!张麻子:她已经成了寡妇了,我不能让她再守活寡!
师爷:我以为,酒要一口一口地喝,路要一步一步地走!步子迈大了,喀!容易扯着蛋!
张麻子:江湖本无路,有了腿便有了路。
黄四郎:师爷高!县长硬!师爷、张麻子:黄老爷又高又硬!
师爷低着头对县长夫人说:听说你睡觉了?县长夫人:你抬起头来和我说话。师爷(抬起头来):听说你昨天睡觉了?县长夫人:我TM哪天不睡觉啊!你看着我说话。师爷(看着县长夫人):听说你昨天和土匪睡觉了?县长夫人:睡了!你不想知道我们怎么睡的吗?师爷:对,怎、怎么睡的?县长夫人:一个青楼女子和一个土匪头子,什么睡法都能有!
黄四郎:I’m sorry. 胡万:My pleasure, sir!黄四郎:明白不明白,为什么派你去?胡万:因为我死了。黄四郎:为什么你会死呢?胡万:因为我把老爷给供出来了!黄四郎:对喽!如果你活着,早晚都会死;如果你死了,你永远都活着!
师爷:你是要杀我,还是要睡我?张麻子:这有什么区别吗?师爷:不一样啊!张麻子:那就先睡,再杀!师爷(一甩头):那还是杀了我吧...张麻子:我杀了你还怎么睡啊...(镜头一转,张麻子抱着师爷)我不能酒后欺负一个寡妇。是跟你睡,不是睡你……
胡万:可大哥您脸上没麻子啊!张麻子:黄四郎脸上有四吗?
师爷:那到底谁是穷人啊?张麻子:谁穷,谁就是穷人!
老三:她不是穷人。老二:那你说,怎样才算穷人?老三:穷人——就得被逼的卖儿卖女。老二:她就是被穷人卖掉的女儿!
师爷:六个人,还当着人家丈夫,还让人看。呸!恶心!我都关着灯...这种事你们可以花点钱嘛,花点儿,哪怕嫖呢,花不了多少钱!哪怕偷偷摸摸的,简直就是土匪,土匪都不如!
老七:大哥,你是了解我的,我从来不做仗势欺人的事……我喜欢被动。老三:大哥,你是了解我的。以我的习惯,万事不求人!老四:大哥,你是了解我的。如果是我,今天就不会有活人来告状了。老五:大哥,你是了解我的。我老五虽然岁数最大。我、我至今……俗称处男;老二:别看着我呀…… 大哥,你是了解我的。如果我出手,那趴在桌上的应该是她老公。张麻子:我听出来了,你们都个个身怀绝技。
张麻子:你给我翻译一下什么TMD叫TMD惊喜?
张麻子:汤师爷是我的至爱,您可不能夺我所爱啊!黄四郎:了然,了然。
师爷:话都到嘴边了,你让我再咽回去?张麻子:咽回去吧——因为你说出来也是假的,你是个骗子。
花姐一把枪指着自己一把枪对着张麻子说:老二不辞而别,现在老三也要走了了,我们就这样被你活活拆散了!师爷:女侠,你到底是为了老二还是老三?花姐:闭嘴!张麻子:你左手的意思我懂,右手的意思我也懂,可是两只手放在一起,我看不懂。花姐:要么成,要么死!师爷:AB型。花姐:闭嘴!
师爷:这鸡叫都成电台了,我看行!
老七:你把我大哥给吹死了!
老五:大哥……他们说你死啦! 老大:放他妈的屁,我这不还活着呢吗? 老五:(大哥没死!) 老大:放他妈的屁怎么没吹? 老五:( 放你妈的屁!放你妈的屁!放你妈的屁!)老七:听到没有,骂咱放你娘的屁呢!
假麻子:你是张麻子?你脸上咋没麻子呢? 真麻子:这个问题谁问谁死……
师爷在临死前对张麻子说:我树上的屁股兜里有五张委任书……
张麻子:明白了,谁赢他们帮谁!老七:黄四郎四百人,我们四个人,怎么赢?张麻子:打!打就能赢!
武举人:何止是愚蠢?简直就是愚蠢!
武举人:大人,我讨厌吗?如果我讨厌,我立马消失!如果我不讨厌,我继续欺负他。
张麻子:你说是钱对我重要,还是你对我重要?黄四郎:我!张麻子摇摇头:再想想。黄四郎:不会是钱吧?张麻子:再想想。黄四郎:还是我重要。张麻子:你和钱对我都不重要。黄四郎:那谁重要?张麻子: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葛优:屁股疼。
  姜文:别屁股疼了,屁股在树上呢。
  葛优:树上的屁股兜里有五张委任书。
六个人,还当着人家男人的面,呸,不要脸。我都关着灯。太不要脸了,太不要脸了,呸!或者你花点钱,花不了多少钱,姑娘有的是,还当着人家的面,恶心,呸,恶心。
引自百科

本文由永利集团游戏官网发布于娱乐发展,转载请注明出处:几个人物和镜头—多少透出了我们的内心

上一篇:贰只莲茎鸡引发的谋杀案——《道士下山》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