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师·他坐在那一声不吭
分类:娱乐发展

                   魔术师·他坐在那一言不发
    爱德华·诺顿是不是真的老了?还是大师都是内敛的天才?
    杰西卡·贝尔又是不是在压迫之下出演的电影,为何魅力全然看不出,实在难以为艾森姆找出一个深爱的理由?
    一份不够证据的爱,要靠如何支撑呢?他是木匠的孩子,她是女爵,儿时那匆匆的偶遇,少时那局促的情窦初开。这些,都能成为他世界各地游走抹不平的伤痕嘛?一份已经遭到质疑的爱情却硬要勉强下去,成为两个男人斗智的线索。偏执而愚笨的储君成为了艾森姆和乌尔斗智的牺牲品。
    这不是一部爱情故事,如果是,比之打动人心的爱情故事欧美不乏优片,导演和编剧不会肤浅到借助魔术的新引力来表达一个老爱情故事。从电影的述说口吻和上镜频率就知道,这是通过爱情为线索,魔术为灯,展现两个男人之间斗智的悬疑剧情电影。最终想表达的也只是一个新旧势力之战孰能获胜的问题。
    影射的恰如当下的电影世界。
    爱德华·诺顿坐在那里,我们因了他的名,知道他饰演的魔术师不会只是一个简单的看起来甚至显得低迷的表演者,他一定有什么东西成竹在胸,他一定有什么计划在悄然进行,他美丽的魔术表演背后一定是在表达着什么。随着剧情推进,直至他默然消逝,我们都猜不出他在策划什么,难道心爱的索菲就这样消逝?他一定会想出什么办法为索菲报仇,我们拥有的这些固有的思维,和乌尔探长的心理活动却是如此相像。他那美丽的魔术到底是如何制作的?我们被这些迷惑着,怀疑着,却不知不觉中走入了他的局。曲终人散,我们才哑然失色,赞叹一个魔术的艺术大师,如何成为了魔术一般神奇的“谋划者”。
    他静静坐在那儿一言不发,大师冷静的张力从爱德华·诺顿那张凄迷的脸上铺张开来。
    却也只是如此,我们为导演的睿智鼓掌,却难以为影片本身鼓掌,因为它实在不是一部有滋有味的电影。纵然爱德华·诺顿蓄上优雅的胡须,用上别扭的语调,保罗奔忙于正义和权力之间,剧情的空洞还是令人扼腕叹息。前面已经道明爱情不是这部电影的主题,一部令人不来感觉的爱情也只能成为败笔,更像是为剧情发展而爱,我们也实难从杰西卡饰演的女爵那里看出一点爱情的张力。剧情捆绑了杰西卡,或者说,她演女爵本身就是一种可有可无的,能够将一个身不由己的女爵饰演出来,欧美有的是女人。真相揭开的方式却也是独特,却不免矛盾,一个冷静执着的魔术大师为了夺回项链派了一个小孩去送东西,送的是魔术表演的那些笔记,这一点,更像是在心有余而力不足地向观众展示真相,或者艾森姆是在向乌尔炫耀自己的精心策划,这和艾森姆这一角色的性格显然相悖,他完全可以派个小孩随便拿一本书引开乌尔的注意力,然后将项链夺回一走了之。
    无疑,他是天才的魔术师,会利用一切的幻想,甚至用幻想夺回了爱人,他是大有魅力的魔术师。但是,我们并不是在看一部传记电影,我们要看的是一部充满魔术色彩的悬疑大片。这些,却被魔术师的着力塑造带走了。
    于是,我们不是在欣赏一部电影,而是在看一个魔术大师的肖像。
     那不是电影,是摄影。

       魔术总是和欺骗等字眼联系在一起,然而“欺骗”是个贬义词,用在这里不太恰当,因为当魔术师表演时,“欺骗”仅仅是一种手法,不带任何恶意,更不会对观众造成任何损失。相反,魔术表演总能带给观众愉悦,所以,魔术师实施“欺骗”时,观众在潜意识里总是愿意被欺骗的,不管你承不承认,观看表演时,我们总会在内心深处大呼“来点儿精彩刺激的,震撼震撼哥吧!”
        整部影片就是一场魔术,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然而在这场巨大的骗局中穿插着许多小插曲,就像一场大变活人等大型魔术表演前总是会有小戏法热身一样。这些插曲都经过精心设计,类似于GEEK电影中的“彩蛋”,范围可以很宽泛,包括魔术师登台表演的精彩戏法,或是某位角色富有暗示性的一句话,甚至是主人公埃森汉会心的一笑。

       《魔术师》像一杯热乎乎的摩卡咖啡,第一遍的品味你可能会被它甜腻(唯美的画面和逆转性的结局)所震撼,但经过两遍、三遍的细细品味之后,你才能发现隐藏在厚厚的奶油、可可层之下,真正属于黑咖啡的浓郁,你才能真正明晰那些看似简洁的对白,看似多余的镜头拉伸、剪辑背后的意义。
       这正是这部电影的妙之所在——所有的镜头和证据都把荧幕前的我们引向一个错误的结论。这些都是为结局的逆转所作的准备,这即是“欺骗”。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点也体现了本片的局限性,即是观众被欺骗的不可逆性——观众完全无法根据已经展示出的表象推导出正确的结果,因为表象就像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而真相则是那厚厚的妆容下最不易察觉的一滴泪。遗憾的是,本片并没有提供一个相对公平、自由的推理环境。但转念一想,我笑了,这不就是魔术吗?制造假象,蒙蔽视觉,将你引向错误的结论。
       要想观众在这条错误的道路上坚定不移地走下去,你必须时不时给他点儿“鼓励”,换句话说,你必须在一个巨大的谎言中掺杂点事实,正所谓虚虚实实,假假真真,让人难辨现实和虚幻,在亦真亦幻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故事中,看到心爱的特森女爵的尸体后,悲痛万分的魔术师埃森汉一口咬定是王储杀死了女主(而之前的镜头暗示他所说的都是事实),死因是特森希望和埃森汉私奔,但作为王储未婚妻的她受到了王储的暴力阻拦致死。埃森汉和特森相爱私奔是不争事实,是“真”,而女主的死又让观众们此时痛心疾首,悲痛万分,根本无暇估计后半句的真假——这又是魔术师惯用的手法,转移注意力。
       影片同时也揭露了1900年的维也纳在君主专制下的黑暗,和所有大家之作一样,影片没有张开大网笼而统之地描写,而是凝笔着重刻画了“探长”这一矛盾而有趣的形象。在他身上,贵族和平民,王权和人权等等矛盾体现得淋漓尽致。
       有一段这样的对白,在乌尔否认自己已经猜到是王子杀了特森女爵时,诺顿气极反笑,问:“你完全堕落了吗?”
乌尔说:“不,就是因为不完全,我建议你,不要指控任何人,尤其是王子。否则,你就等老死狱中吧。”
        作为利奥波德王储的走狗,探长乌尔千方百计向主人谄媚,想要通过拉拢他们的关系获得仕途上的升迁,但最后他绝望地发现,王储终究是王储,主仆的关系是永远不会改变的,高贵的王储是不会同他这个出身于贫民之家的人做朋友的,他终究只是王权巩固统治的一个工具而已。乌尔堕落的行为和坚决反对王权的主人公形成鲜明的对比,出身同样贫寒的两人选择了不同的道路,他似乎在诺顿身上看到了自己少年时代的影子。这促使了他良知的觉醒。而且我觉得,他始终是羡慕埃森汉的。

       影片的高潮,是埃森汉的最后一场表演。有一个细节,每场表演之前,舞台中央都会准备了一把朴实的木制椅子,埃森汉以前每次在坐下之前都会不自觉地调整椅子的位置,但这次他没有。这是一个很巧妙的暗示。
       化用Henry的一段描写,他静坐在画面中央,死寂,苍白,昏黄的画面中,埃森汉——他的沉默无边无际地蔓延扩大,像是从屏幕的一端,悄悄地包围了屏幕的另一端。他伸出手,整个世界刹那间,便陷入他的时空……
        我认为,一部电影的好坏取决于它的张力大小,而一部电影的张力在很大程度上又取决于剧中主演的张力,如本片中才气内敛,却怎么敛都敛不住的爱德华·诺顿,《黑暗骑士》中的希斯·莱杰,《搏击俱乐部》中的布拉德·皮特, 《沉默的羔羊》中的安东尼·霍普金斯……所有的剧情、画面、音效在绝对的张力面前,就如同身份、低位、肤色在真正的爱情面前一样,显得那么地卑微无力和不值一提。

                                                                                                                                          2013-2-2

本文由永利集团游戏官网发布于娱乐发展,转载请注明出处:魔术师·他坐在那一声不吭

上一篇:《越光宝盒》:前作的阴影挥之不去 下一篇:《道士下山》:陈凯歌温火细炖中夏族民共和国武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