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深 | 扎尔a进军美妆集镇,为何不被看好?
分类:娱乐时尚

除此之外,正处于风口的美妆市场竞争愈发激烈,希望分一杯羹并不容易。就拿同是平价品牌的美国美妆品牌E.l.f来说,其第三季度销售大幅下滑11%至6390万美元,主要受折扣渠道收入减少影响,净利润则较上一年同期的960万美元减少至840万美元。今年前三季度,E.l.f.销售额同比增加60万美元至1.889亿美元,净利润则减少至2240万美元。

HM 2015年推出拥有超过700个产品的美妆品牌

Zara推出美妆系列的消息一经发布便引起关注,毕竟该品牌的一举一动都可能暗示着快时尚行业的趋势变化。

此外,由于互联网和科技改变了时尚零售生态和消费者群体整体扭转等多重夹击,去年上半财年,该集团的业绩录得三年来的最糟糕表现,净利润仅增长3%,Zara销售额则同比增长2.2%至79.1亿欧元,而2017年同期为11%。

作者 | Drizzie

推出这个系列的目的或许只是为了制造话题度提升新鲜感,以及销售的组合效应,所设想的购买场景是消费者在线购买衣服时,顺便尝试一支平价唇膏,这一切的背后是以Zara为代表的快时尚们正逐渐失势。

Kylie Cosmetics的快速成功为美妆市场提供了一个新的商业范本,标志着依托社交媒体、名人效应和Z世代心理的消费新时代的开始

Spatz Laboratories为Kylie Cosmetics专门安排了500个工人。同时Spatz Laborartories长期的化妆品生产研发经验也为Kylie Cosmetics提供了现成的技术,省去了以往长达6个月的研发周期,让Kylie Cosmetics能够保持上新速度。Kylie Cosmetics还将线上电商与服务外包给运营商Shopify,后者承担其产品的所有发售、售后和物流服务。

美妆市场正在成为某种意义上的新风口,实现从奢侈高端,到明星网红品牌,再到平价品牌的全面繁荣。安永咨询公司合伙人Giovanni Battista Vacchi 早前表示,预计从现在到2020年,美妆市场的年增速将在6%左右,并且所有品类都将实现增长。普华永道研究报告则显示,2017年全球美妆行业销售额规模已经达到了4120亿欧元,2012年至2017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9%,未来年复合增长率将达5%,到2021年时年销售额规模将超过5000亿欧元。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美妆网红品牌开始不断蚕食平价美妆市场。真正靠着美妆市场红利快速致富的美妆网红品牌与传统品牌采用的是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年仅21岁的Kylie Jenner个人彩妆品牌Kylie Cosmetics的快速成功为美妆市场提供了一个新的商业范本,标志着依托社交媒体、名人效应和Z世代心理的消费新时代的开始。

有分析认为,时隔10年,Zara再次推出美妆,似乎看起来并不积极,原因可能在于品牌深知自己在美妆业务上不占优势,并没有打算令彩妆成为现阶段的止痛药。现在看来,Zara推出彩妆的真正目的在于制造品牌新鲜感,而不是指望美妆业务赚钱。

有分析认为,美妆市场正在成为某种意义上的新风口,实现从奢侈高端,到明星网红品牌,再到平价品牌的全面繁荣。安永咨询公司合伙人Giovanni Battista Vacchi 早前表示,预计从现在到2020年,美妆市场的年复合增速将在6%左右,并且所有品类都将实现增长。

从最新推出的唇膏系列来看,无论从产品种类还是宣传力度上,Zara都并未投入过多资源。作为快时尚领域的头部品牌,Zara有足够的资本进行高调推广,眼下的情形或许只能说明品牌对美妆市场缺乏野心。此外,无论是11年前推出眼影盘,还是Bershka推出美妆系列,都已经为Zara提供了足够的经验,品牌并不需要借助这一系列试水美妆市场,因此这一举措对品牌未来进军美妆的战略意义或许比人们设想得弱很多。

无论是什么行业,一旦消费者的结构发生不可逆的变化,过去所有的经验可能都是累赘。Zara要拯救业绩,更重要的是在换Logo之后推出更多革新举措。

一个显著的趋势是,美妆市场增速已经超过了服饰市场。据市场研究机构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 欧睿国际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 年全球服饰和鞋履市场的零售额同比增长 4% 至 1.7 万亿美元。 其中,运动服饰增长 6.8% 至 3000 亿美元,童装增长 6.2% 至 1600 亿美元。男装和女装分别增长 3.7% 和 3.3%至 4190 亿美元和 6430 亿美元。

去年11月,Inditex还宣布将大力发展香水市场,其高端品牌Massimo Dutti 推出了全新香水系列The Secret of Scents,共有6款香水。据个人护理协会Cosmetics Europe数据,2017年欧洲香水行业的价值为119.3亿欧元,其中西班牙香氛和香水的销售额增长5.42%至13.1亿欧元,已连续第三年增长。

随着越来越多美妆网红品牌蚕食平价美妆市场,传统平价品牌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事实上,真正靠着美妆市场红利快速致富的美妆网红品牌与传统品牌采用的是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年仅21岁的Kylie Jenner因个人彩妆品牌Kylie Cosmetics积累9亿美元净资产,登上《福布斯》美国白手起家女富豪榜单第27名。

至于目前最受瞩目的Z世代消费者,有报告称他们比起款式更看重产品本身,并认为价值观比价格更重要。2015年,72%的Z世代表示愿意花更多钱购买以可持续方式生产的产品,这对于在环保方面臭名昭著的快时尚而言无异于一个噩耗。

除非与能够带来更多附加值的明星、网红或博主合作,否则Zara自身的品牌力几乎无法令消费者产生兴趣。此次唇膏系列与英国化妆师Pat McGrath合作,不失为一种不出错的选择,凭借Pat McGrath在业内声誉和其通过个人品牌的成功对消费者喜好的洞察,Zara能够保证该系列的产品质量,但依然很难为这个系列带来关注度。

一个显著的趋势是,美妆市场增速已经超过了服饰市场。普华永道研究报告则显示,2017年全球美妆行业销售额规模已经达到了4120亿欧元,2012年至2017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9%,未来年复合增长率将达5%,到2021年时年销售额规模将超过5000亿欧元。

业内很多观点认为,Zara入局美妆市场显然是不想错过这块大蛋糕,并试图通过美妆业务突破业绩困境,但是事情或许没有那么简单。

在Zara发布新彩妆产品的宣传照中,中国模特李静雯满脸雀斑的照片引发争议

便利店巨头7-11甚至也于去年推出自有美妆产品Simply me Beauty,系列产品同样以价廉质优为标准,包括面部、眼部与唇部共40件产品,定价在3美元至5美元之间,品牌估计该系列首年销售额能实现3000万美元。

比Zara更早推出美妆产品的包括2010年就推出彩妆线的Topshop,2015年入局的HM、2018年9月推出美妆品牌Ohii的Urban Outfitters等,以及ASOS和Boohoo等快时尚电商品牌。

曾经称霸快时尚的Zara和HM的确正在经历困难时期。今年上半年Zara母公司Inditex集团销售额同比增长3%至120.3亿欧元,净利润则上涨3%至14.1亿欧元,显然收入增长已大幅放缓,去年同期该集团整体销售额同比上涨11.5%至116.7亿欧元,净利润则增长9%至13.7亿欧元。

有业界人士指出,如今的消费者拥有太多选择,而Zara几乎分布在一二线城市,这些市场的消费者对高端美妆的接受度已经十分高。如果没有明星带货效应的刺激,平价美妆的生存将越来越艰难,除非与能够带来更多附加值的明星、网红或博主合作,否则Zara自身的品牌力几乎无法令消费者产生兴趣。

就在一个月前,Inditex还宣布将大力发展香水市场,其高端品牌Massimo Dutti近日推出全新香水系列The Secret of Scents,共有6款香水。据个人护理协会Cosmetics Europe数据,2017年欧洲香水行业的价值为119.3亿欧元,其中西班牙香氛和香水的销售额增长5.42%至13.1亿欧元,已连续第三年增长。

与一个正常寻求推广扩张的品牌不同,Kylie Jenner个人美妆品牌几乎不需要进行任何专业的数字营销努力,例如大品牌通常进行的搜索引擎优化和广告投放,而她在社交媒体上所能支配的流量都是免费的。 凭借Kylie Cosmetics的畅销,Kylie Jenner成功积累9亿美元净资产,登上《福布斯》美国白手起家女富豪榜单第27名。

HM 2015年推出拥有超过700个产品的美妆品牌

在截至去年10月31日的9个月内,Inditex集团收入仅上涨3%至184亿欧元,已经大幅放缓,2017年同期录得10%的增长;净利润也仅增长4%至24亿欧元,2017年同期为6%。

服饰零售环境越发严峻的当下,越来越多品牌自然将目光瞄准仍在红利期的美妆生意,期望美妆成为新的增长点。

随着消费者的结构和习惯骤然转变,Zara、HM等快时尚巨头还在奋力转身,寻找挽回颓势的方法。

HM今年以来则一直在做减法。一周前,HM突然关闭旗下牛仔品牌Cheap Monday以专注于其核心业务的发展。今年10月,有消息称该集团计划将创立不到一年的新品牌Nyden并入核心品牌HM中,不再以独立品牌的方式运营,部分员工则已从洛杉矶办事处退出,品牌创始人兼创意总监Oscar Olsson于今年夏天离职。

向来对市场趋势保持敏感的Zara不可能没有预测到以上问题,此次Zara唇膏系列选择与英国化妆师Pat McGrath合作或许也是出于这一考量。不过凭借Pat McGrath在业内声誉和其通过个人品牌的成功对消费者喜好的洞察,Zara能够保证该系列的产品质量,但依然很难为这个系列带来关注度。

Kylie Cosmetics这类网红美妆品牌大多不进行自主研发生产,而是完全外包给专业的工厂。为Kylie Cosmetics提供服务的是Seed Beauty集团旗下的Spatz Laboratories。这家供应商是典型的自有品牌生产商,长期为各种个人品牌提供化妆品研发制造和包装服务,它在加州Ornard和中国都设有工厂。除了Kylie Cosmetics,Seed Beauty还为另一家增速惊人的互联网美妆品牌Colourpop进行生产制造,Colourpop目前在Instagram上有590万粉丝。

越来越多品牌自然将目光瞄准仍在红利期的美妆生意,期望美妆成为新的增长点。除了早前已经发展出美妆业务的奢侈品牌,快时尚也正布局美妆业务,但Zara在这块市场甚至有些迟到。

Zara于12月5日发布首个唇膏系列Zara Ultimatte,这是自该品牌2007年推出双色眼影盘后正式进军美妆市场

据时尚商业快讯,西班牙快时尚Zara于去年底推出的全新彩妆系列目前已于国内线上独家发售,产品涵盖UlTIMATTE、SHINE BRIGHT、PAINT IT MATTE唇膏及唇釉,售价99元人民币起,由曾与Dior、Armani等奢侈品合作并创立个人品牌的英国化妆师Pat McGrath主导设计。

Zara母公司Inditex集团自然也注意到了这股趋势。2016年,Zara家居品牌Zara Home也曾推出首个香水系列,随后Zara也陆续上线一系列平价香水。去年年中,Zara姐妹品牌Bershka推出首个美妆系列Beauty by Bershka。与Zara此次唇膏系列对SKU的谨慎态度不同,当时Bershka一口气推出涵盖彩妆、护肤和身体护理的100多个产品,产品定价低至2至15欧元。

相比其他时尚品牌,Zara的优势在于其对产品和供应链的重视,且企业文化并不像最新时尚潮流那么容易被复制,这也是Inditex集团能够持续成功的重要关键。 此外,时尚消费人群的低龄化和观念变革也是令Zara等品牌遭遇滑铁卢的关键原因。消费者分析机构Insight Rooms早在一年前就发现,Zara原本的目标客户群,即33岁以上的女性正逐渐对其失去兴趣,而参与度最高的是年龄在23至27岁的女性消费者。

除了早前已经发展出美妆业务的奢侈品牌,快时尚也正布局美妆业务,但Zara在这块市场甚至有些迟到。比Zara更早推出美妆产品的包括2010年就推出彩妆线的Topshop,2015年入局的HM、今年9月推出美妆品牌Ohii的Urban Outfitters等,以及ASOS和Boohoo等快时尚电商品牌。

Zara母公司Inditex集团自然也注意到了这股趋势。2016年,Zara家居品牌Zara Home推出首个香水系列,随后Zara也陆续上线一系列平价香水。2017年年中,Zara姐妹品牌Bershka推出首个美妆系列Beauty by Bershka。与Zara此次唇膏系列对SKU的谨慎态度不同,当时Bershka一口气推出涵盖彩妆、护肤和身体护理的100多个产品,产品定价低至2至15欧元。

服饰业务陷入颓势的美国洛杉矶时尚品牌Juicy Couture瞄准了这一趋势,希望通过美妆系列刺激销售,在推出香水Oui Juicy Couture不久后,今年10月又推出最新美妆系列Juicy Couture Color Collection包括一款12色眼影盘、高光盘以及五种颜色的口红。

因此在美妆这个正处于风口上的市场中,Zara想要分一杯羹并不容易。就拿同是平价品牌的美国美妆品牌E.l.f来说,其第三季度销售大幅下滑11%至6390万美元,主要受折扣渠道收入减少影响,净利润则较上一年同期的960万美元减少至840万美元。去年前三季度,E.l.f.销售额同比增加60万美元至1.889亿美元,净利润则减少至2240万美元。

对Zara来说,目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缩短转型阵痛期,尽快摆脱实体店包袱,构建全球线上平台

从某种程度上,Zara或无法在美妆领域复制快时尚的成功,因为在Zara最具竞争力的供应链方面,当前的美妆领域的快时尚模式已经发展成熟,Kylie Cosmetics背后的Seed Beauty正是美妆领域的快时尚。

具有个性的美妆品牌层出不穷,如今的消费者拥有太多选择。此外,Zara几乎分布在一二线城市,而这些市场的消费者对高端美妆的接受度已经十分高。如果没有名人带货效应的刺激,平价美妆的生存将越来越艰难。在美妆价格区间跨度不大的情况下,消费者倾向于选择高端美妆,尤其是口红品类,这一品类被赋予了过多社会意义,已成为个人形象和社会地位的体现。

曾经的Zara凭借傲人的敏捷供应链模式成为时尚行业多年的大赢家,更不屑于利用明星带货等营销模式,但如今新生一代当道,Zara显然已被熟悉并习惯网购和热衷于寻求KOL及明星推荐的他们抛诸脑后。

以速度闻名的Zara,在入局美妆这件事上显得非常谨慎。

不过在Zara发布新彩妆产品的宣传照中,中国模特李静雯满脸雀斑的照片引发争议。有消费者认为Zara在刻意丑化亚洲女性,也有网友表示挺好看,很真实。对此Zara回应称其没有刻意丑化亚洲女性,宣传面向全球不是针对中国市场,模特是西班牙总部选的,审美观不同,而且照片是自然状态下拍摄,完全没有修幅。

向来对市场趋势保持敏感的Zara不可能没有预测到以上问题,那么这个系列的目的或许只是为了制造话题度提升新鲜感,以及销售的组合效应,所设想的购买场景是消费者在线购买衣服时,顺便尝试一支平价唇膏。

据了解,Zara保留了原有的Serif衬线字体,但字母变得更加细长且紧凑,这是该品牌创立以来,自2011年后第二次更换Logo。 对此,消费者在社交媒体上的评价褒贬不一,有的消费者认为这一改变毫无意义,也有网友认为Zara此举是品牌将向更高端的市场转型的信号。

Kylie Jenner美妆生意的快速成功为美妆市场提供了一个新的商业范本,标志着依托社交媒体、名人效应和Z世代心理的消费新时代的开始。与一个正常寻求推广扩张的品牌不同,Kylie Jenner个人美妆品牌几乎不需要进行任何专业的数字营销努力,例如大品牌通常进行的搜索引擎优化和广告投放,而她在社交媒体上所能支配的流量都是免费的。

除推出美妆系列外,在服饰零售环境越发严峻的当下,Inditex集团自去年开始的进行了一系列举动,以适应快速变化的市场。

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Pablo Isla在第一季度财报发布后也坦承,受汇率波动、实体零售门店租金不断上涨影响,Inditex集团的盈利能力正遭受打击。有分析指出,随着全球时尚行业的不断转型升级和消费者观念的转变,快时尚双位数高增长的日子或一去不复返。

作者 | Sherry Wang

Spatz Laboratories为Kylie Cosmetics专门安排了500个工人。同时Spatz Laborartories长期的化妆品生产研发经验也为Kylie Cosmetics提供了现成的技术,省去了以往长达6个月的研发周期,让Kylie Cosmetics能够保持上新速度。该公司的创始人曾将产品开发的过程描述为 流动的,能够时刻对客户的要求进行更改和实现。据悉,Seed Beauty旗下工厂实行高度垂直整个的工作方式,从研发到生产再到包装发售都在同一地点完成。

随着网红经济愈演愈烈,这样的生产商也开始增多。从产品设计到生产,最多可以不超过一周时间,自有品牌生产商所有工作流程都有现成的模型,时刻把握当下美妆潮流。而在销售分发环节,这些网红品牌从最开始就选择在线上销售,借助电商实现高效率。

从某种程度上,Zara已经无法在美妆领域复制快时尚的成功,因为在Zara最具竞争力的供应链方面,当前的美妆领域的快时尚模式已经发展成熟,Kylie Cosmetics背后的Seed Beauty就是美妆领域的快时尚。随着网红经济愈演愈烈,这样的生产商也开始增多。从产品设计到生产,最多可以不超过一周时间,自有品牌生产商所有工作流程都有现成的模型,时刻把握当下美妆潮流。而在销售分发环节,这些网红品牌从最开始就选择在线上销售,借助电商实现高效率。Kylie Cosmetics将线上电商与服务外包给运营商Shopify,后者承担其产品的所有发售、售后和物流服务。

值得关注的是,Kylie Cosmetics这类网红美妆品牌大多不进行自主研发生产,而是完全外包给Seed Beauty集团旗下的Spatz Laboratories。这家供应商是典型的自有品牌生产商,长期为各种个人品牌提供化妆品研发制造和包装服务,它在加州Ornard和中国都设有工厂。除了Kylie Cosmetics,Seed Beauty还为另一家增速惊人的互联网美妆品牌Colourpop进行生产制造,Colourpop目前在Instagram上有590万粉丝。

面对转型开支高昂和逐渐丧失新鲜感等问题困扰,HM集团也未能逃脱业绩放缓的命运,年销售额的增幅从2016年起便骤降至单个位数,相较于2015年的19%,2016年和2017年该集团的年收入增幅分别为6%和4%。在截至8月31日的三个月内,HM集团营业利润同比大跌19%至39.1亿瑞典克朗,约合3.51亿美元。2018财年前9个月,HM集团收入上涨2.9%至1539.8亿瑞典克朗,约合168亿美元。

去年12月5日,Zara在品牌海外官网、手机APP及社交平台上发布了首个唇膏系列Zara Ultimatte,这也是该品牌自2007年推出双色眼影盘后正式进军美妆市场。Zara推出美妆系列的消息一经发布便引起关注,毕竟该品牌的一举一动都可能暗示着快时尚行业的趋势变化。

早前消费者分析机构Insight Rooms依据女性消费者在社交媒体Instagram 上对关于Zara话题的参与度进行了调查,其中话题参与度最高的是年龄在23至27岁的女性消费者,而超过33岁的女性消费者参与度下降至1%。 这意味着Zara目前的主要消费群体年龄在23至27岁之间,这部分消费者正在变得更加喜新厌旧。

2016年,Zara家居品牌Zara Home推出首个香水系列,随后Zara也陆续上线一系列平价香水

据时尚商业快讯,Zara于12月5日发布首个唇膏系列Zara Ultimatte,这是自该品牌2007年推出双色眼影盘后正式进军美妆市场。该唇膏系列由曾与Dior、Armani等奢侈品牌合作并创立个人品牌的英国化妆师Pat McGrath主导设计,共包括12种颜色的唇膏,8种液体哑光唇膏,3种红色套装和限量版套装,价格从7.95欧元到19.95欧元不等。目前,该系列仅在社交媒体平台、手机APP和官网上发售,中国市场还未上市。

今年年初,Zara在发布2019春夏系列的同时更换了全新Logo

疲于进行线上转型的Zara和HM,几乎无法抽出更多精力跨界美妆。核心业务刚刚放缓,就急于在陌生市场寻找新的增长点,这并不现实,也不是Zara这种体量的品牌的行事风格。对Zara来说,目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缩短转型阵痛期,尽快摆脱实体店包袱,构建全球线上平台。上个月,Zara宣布品牌官网一口气进军全球106个新市场,大部分为位于非洲的新兴国家。早前Zara已进军96个市场,但只有49个设有电商平台。

Zara首个彩妆系列由曾与Dior、Armani等奢侈品合作并创立个人品牌的英国化妆师Pat McGrath主导,主打平价市场

从美妆业务来看,2015年HM曾经对美妆市场寄予厚望,推出拥有超过700个产品的超级美妆品牌。虽然其美妆产品风评一直不错,但是三年过后,该业务的业绩表现依然差强人意,几乎不对品牌整体业绩表现构成影响。有了HM的前车之鉴,Zara对美妆业务更加谨慎。

有观点认为,Zara入局美妆市场显然是不想错过这块大蛋糕,并试图通过美妆业务突破业绩困境,但事实上,在Zara最具有竞争力的供应链方面,当前美妆领域的商业模式已经发展成熟。

为丰富消费者实体店体验感,品牌于去年4月在店铺内上线了AR体验设备,而后又迅速在106个国家与地区布局线上市场,以加速数字化与全球化。品牌还在中国上海开了首家概念店,并罕见地邀请90后明星周冬雨与吴磊担任品牌形象大使。今年年初,Zara在发布2019春夏系列的同时更换了全新Logo。

除非与能够带来更多附加值的明星、网红或博主合作,否则Zara自身的品牌力几乎无法令消费者产生兴趣

Kylie Cosmetics的快速成功为美妆市场提供了一个新的商业范本,标志着依托社交媒体、名人效应和Z世代心理的消费新时代的开始

有分析认为, 品牌更改Logo或是为了迎合如今的消费主力军千禧一代及Z世代的审美,努力搭上年轻潮流的顺风车。 彭博社研究分析早前指出,Inditex集团的成功主要得益于扁平的管理层结构与对大数据的重视。

本文由永利集团游戏官网发布于娱乐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纵深 | 扎尔a进军美妆集镇,为何不被看好?

上一篇:高达360亿!安踏抓到了“始祖鸟” 下一篇:Vogue编辑Suzy Menkes就其关于DG的评论文章致歉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