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剧团生存困难 郭德纲(Guo Degang卡塔尔麒麟剧
分类:娱乐首页

“唱戏跟相声可不一样,后台从乐队、服装、音响到龙套得100人,要把200人的剧场填满是不可能挣钱的。这次我们只是暂停了小剧场的合作方式,并非‘麒麟剧社倒’了。”郭德纲表示。

其主要演员之一的“八股档”在微博上发文称:“有理想的人是不配谈理想的。”另一位演员贾怀胤发微博称:“所有的言语在爱与痛的面前都是苍白的……感恩观众、感恩兄弟、感恩剧社——我们或许只是生错了年代……”

本报讯北青报曾独家报道了“麒麟剧社”三庆园暂停演出一事,昨天,剧社创办人之一的郭德纲对北青报记者说:“麒麟社没关门,还演着呢,只是在那个剧场不演了。”

剧社成立时 郭德纲曾亲自演出

谈到暂停演出,郭德纲说:“这就好比北京京剧院在山西演了三天就走了,你不能说北京京剧院解散了。”

据郭德纲介绍,麒麟剧社的演员有来自专业剧团的演员、戏校即将毕业的学生、跑江湖的演员、老艺人等等,其中也包括郭德纲徒弟陶阳、李云杰等专业学习过京剧表演的弟子。开张的前两个月每周的周四、五、六、日连演四天,第三个月每周演出两天。

同时,对于戏曲行业的现状,郭德纲也讲今论古地说道:“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黄浦江倒灌,那时戏迷蹲在天蟾舞台的凳子上看戏,3000人的剧场一个走的都没有,要知道那时的大上海可是什么都有。那时一个演员演这么一趟回来能买两套四合院,现在你这东西不卖钱,怨谁呀,还是自己没玩艺儿。所以没落有没落的道理,现在的戏曲跟以前比是退步了,清末那唱戏的方式比现在的LED都强,凭什么你不卖钱,你没拿出那份心来。”

在剧社的开场演出中,郭德纲曾连唱了《蟠桃会赐福》、《王大娘锔缸》、《左连成篡御状》三出大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透露,自己曾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唱了三四年的戏,“京剧、评剧、河北梆子等都唱过”,而且唱戏对他而言意义重大:“唱戏、说书、说相声是最快乐的事情,是我的生命。”他还透露有时间就将来此演出,“能多来就多来”。

对于唱戏这件事,郭德纲说:“不能指着唱戏挣钱,想发财您干点别的。”郭德纲表示其实唱戏这事10年内想做还来得及,但是得拿它当生意干,“我们在大连唱三天满了,在保利唱两天满了,在三庆园唱三天也满了。但后来我不干了,三个月下来入不敷出了”。

麒麟剧社实行的小剧场京剧并不是新鲜概念。早在2000年,北京京剧院就开始推行小剧场京剧,作为副线产品,这种模式对于京剧的推广也确实功不可没。不过由于小剧场京剧的演出剧目出现萎缩,创新京剧叫好不叫座,民间剧社的经营问题始终无法解决。

文/本报记者 祖薇

在这点上,剧社的运气比相声社更差,“花钱听相声,说得好与不好,图的都是一乐,可花钱听戏,放着京剧名家不听,为何要听小字辈唱?”一位观众认为,京剧的欣赏门槛远高于相声,“如果我不能判断谁唱的好不好,当然要听名家的,才能值回票价。”

今年8月18日,被誉为“京城七大戏园”之首的三庆园,历经了220年的沧桑变化,终于原址复建,重新开张。开张的头场大戏就是麒麟剧社的演出。这家剧社由郭德纲联合多位京剧名家创办,当晚,郭德纲表演了京剧《左连成进京》,他还透露有时间就将来此演出,“能多来就多来”。

然而,仅仅过去三个月,麒麟剧社便宣布暂停演出,剧社公众号昨日发文称,“这是剧社停演以来的第一个周末,一夜未眠到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忽然空下来以后的无所适从。”

对于麒麟剧社的经营问题,郭德纲在那次采访中提到“这种民营剧团怎么生存下来,怎么跟观众市场打交道还都在摸索当中,慢慢来吧。现在不是挣钱不挣钱的事儿,是先有没有人关注你。”

昨日剧社的告别文章也侧面证实了民间社团的这种无奈,“放眼今日京津沪的京剧圈,不乏各路青年才俊不甘现状,或尝试成立工作室,或举行专场演出,一样的辛苦忙碌,令人钦佩,然而他们终究离不开大院团的支持,且一年只有屈指可数的机会能演出自己想演的戏。再想想剧社的小角儿们,来到京城,在郭德纲老师搭建的这个平台上自力更生每周演出四天(除了最后四周每周两天),在非常有限的条件下坚持了近三个月——这已然是一段漂亮的试水。换一批人还有谁能做到?”

除此之外,缺少一炮打响的“名角儿”也是民间剧社的一个难题。就如同郭德纲成名之前的德云社,只能在小范围内口口相传,却无法得到大众的青睐和捧场。

“麒麟剧社”名字来源于京剧“麒派”艺术创始人、艺名“麒麟童”的周信芳,剧社的宗旨为复排冷门剧目、弘扬京剧艺术,侧重重新树立京剧的“南派风格”,以及“策划与其他领域的明星艺人进行跨界演出活动”。

停演凸显民营剧团生存难

剧社如何生存 一直在摸索

本文由永利集团游戏官网发布于娱乐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民营剧团生存困难 郭德纲(Guo Degang卡塔尔麒麟剧

上一篇:《你好,疯子!》片方发公开信“求排片”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